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学者刊】胡智锋:传媒艺术寒武纪融媒物种大爆发
发布日期:2021-07-29 03:16   来源:未知   阅读:

  电影艺术爆发了一批新物种:电视电影、微电影、网络大电影、4K电影、5G电影、巨幕电影.......

  电视艺术生成了一序列新基因:数字化、智能化、融合化、视频化,裂变式、跨屏式、沉浸式......

  「传媒寒武纪物种大爆发」的本质,其实,源于「传统传媒艺术时代」与「新兴传媒艺术时代」两个时代的对撞——

  传统传媒艺术以影院电影、传统广播艺术、传统电视艺术和传统视频艺术等艺术品类为代表;

  新兴传媒艺术则以网络电影(包含微电影、网络大电影)、网络综艺、网络剧、网络视频艺术及其他一些融合状态的新媒体艺术品类为代表。

  两个时代对撞之下,所有的传媒艺术环境都在发生变化、都在彼此交融,由此,产生了新的基因、新的品类、新的物种,一个新兴而庞大的艺术族群,由此诞生。

  于是,在「传统传媒艺术」与「新兴传媒艺术」两个时代之间,有了一个「融传媒艺术」的中间地带,这个中间地带恰恰就是新物种爆发之地。

  首先,是「创作顺序感」的消弭。传统传媒艺术的策划、编创、拍摄、制作等制作技术都是「线性」的,而新兴传媒艺术的制作技术则呈现「非线性」特征:信息的传输、编辑、制作等环节都集成在一台设备上,真正实现了声音和图像等元素的再造、实体和虚拟的杂糅。

  其次,是「传播顺序感」的消弭。传统传媒艺术的传播是「线性」的,其特征为无间断的流动式的传播过程,并且这种传播方式互动反馈不强。但是在新兴传媒艺术中,时间和空间被重新建构,打破了传统的「线性」传播模式,如网络广播电视可以由观众自由点播。

  创作与传播的先后顺序在融合时代也被打破:5G、AI、AR、VR、4K/8K等全新的技术形式以及众多的新媒体应用(如2020年的央视春节晚会中,首创「4K伴随高清制作模式」和「虚拟网络互动制作模式」),让传媒艺术的创作与传播几乎没有先后,是同时进行的——

  一方面,在直播拍摄中便能形成超高清和高清视频信号同步输出,以智能联动带动实时制作,进一步提升了制播效率和视觉效果;

  另一方面,在节目制播过程中实现了VR视频的全环节介入和一体化呈现,使节目的特效与内容无缝对接,从制作技术层面实现了晚会节目的全要素智能化制播。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交融中的传统传媒艺术与新兴传媒艺术,形成了「融传媒艺术」时代的全新景观。

  比如已经几近没落的传统广播,若无互联网的加持,其生存空间除车载电台外所剩无几。但是广播与网络媒介的融合使得声音媒介的独特魅力重新释放出来,也获得了更广泛的听众。

  类似于谦在喜马拉雅上的聊天网红节目《谦道》与广播剧这些声音景观,曾经是很多人捧着收音机入梦的标配,而互联网让这类声音景观重新焕发生机,给人一种「爷青回」的感觉,实现了时代感与科技感的完美融合。

  「融传媒艺术」并未将传统传媒艺术与新兴传媒艺术进行陈旧VS先锋、落后VS新潮的二元对立,而是将传统传媒艺术和新兴传媒艺术各自的优势充分释放、有效结合,打通了媒介之间的壁垒。

  如今,新兴传媒艺术的传播平台与组织平台彼此分隔、壁垒森严的格局皆被打破——

  在传播平台上,一套内容、全网分发,电视端、网络端、移动互联网端同时播放,「无时不在、无处不在、无所不及、无人不用」的『多屏共振』释放了内容更强大的爆发力。所以,广播不再是广播电台的,电影也不再是电影院的,它们都是「多屏共振」的;

  在组织平台上,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的组建为标志,全国大部分广播电台和电视台在合并后,大力推进新媒体平台的建设。2020年年末,首届全国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年会在江西开幕,并公布了「江西分宜县融媒体中心」、「湖南浏阳市融媒体中心」等「全国县级融媒体中心舆论引导能力建设十大典型案例」,而这,也将成为「融传媒艺术」时代下,势不可挡的发展潮流。

  「融传媒艺术」仿佛是传统与新兴传媒艺术内部外部杂交出来的新品种。这种杂交产生的新形态,让传媒艺术具有了多方基因,也让艺术创作拓展出更广阔的空间。

  而在技术、媒介与平台都在「融」的背景下,作为艺术个体的电影、电视与视频艺术也都在「融」。

  融在技术,于是有了「4K+5G」电影的探索。2019年10月1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制作的直播院线家影院同步播出,这是中国首次将4K超高清信号引入院线;国家大剧院原创民族舞剧《天路》的演出也实现了全球首次「4K+5G」影院直播。

  融在媒介,于是有了电视电影、微电影、网络大电影的全新艺术形式,而这些新的艺术形式是传统影院电影和电视媒介、网络媒介、移动社交媒介等相融合的产物。在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院线电影遭遇冲击,而网络和电影的融合则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受众的观影需求。比如,院线电影《囧妈》在网上免费播出,三星9006行货3988元大 屏中的大屏网络大电影的票房收入有所突破。

  融在需求,于是有了个性化、人性化的创新观影服务,有了点播影院、点播院线的出现及其逐步规范化,「24小时影院」「移动电影院」等观影服务的陆续推出;

  融在渠道,于是有了互联网社交平台的新战线,短视频平台、新媒体直播平台(如“直播带货”等)、票务平台和微信公众平台(如影评和评分等)等都呈现深度融合的状态,为电影拓展了宣发渠道和消费市场。

  近些年来,电视发展处境可谓举步艰难,而「融」正在使电视艺术重新焕发生机。

  没有技术之融,人工智能、8K超高清以及AR、VR这些有趣的技术,就缺少在电视艺术创作中的伸展空间——

  人工智能满足了观众个性化、智能化、互动化收视诉求;8K超高清技术将会以优质的视觉效果增强观众的收视体验,带动观众重回电视大屏端;AR、VR技术则极大提升了电视的影像表现力和艺术魅力。

  2021年的除夕春晚,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就进行了全球8K超高清电视领域的首次直播,也让我国成为了世界上第二个拥有8K频道的国家。增强现实技术在春晚的使用也已相对成熟,技术和艺术深度融合的创意类节目呈现出了沉浸式视听效果和奇观化美学风格。

  没有媒介之融,电视内容在网络媒介上的全面与多样化呈现亦将无从谈起,网络综艺和网络剧等新形态更成为了「无根之木」——

  为弥补其线性传播的弊端与交互性不强的特点,电视必须要在「媒介之融」的契机下做出「台网融合」与「大小屏协同联动」的重要战略选择。

  电视作为国家队的主流媒体、公信力的传播引擎,由其牵头,社会传媒制作机构、互联网公司、新媒体平台等纷纷加入其中,是一种平台融合的新现象。

  2019年,首个国家级5G新媒体平台「央视频」的正式上线,便是平台融合的「龙头」,平台之融也会在充分体现传统电视优势的基础上,形成「社交账号走天下」、「看什么视频我做主」的形式。

  2020年,SMG推出融媒体战略,东方卫视与百视TV强强联合,东方卫视将其大量资源、内容输送给百视TV,仅仅4个月,百视TV就进入了苹果IOS应用市场娱乐类10强,效果显著。

  视频艺术,一个含糊其辞的笼统称呼,只因为其中有太多还来不及定性的组成形式:网络视频「含短视频」、互动视频等等新形态。

  「媒体化」的视频艺术,仿佛一个随时挑战权威的「叛逆少年」,不断撼动技术、媒介与平台的传统权威,刮起了传媒艺术一阵「新潮」之风,

  在以往,「官媒」与「大众媒介」主宰着主流视频的制作技术,因此也就掌握了内容的主体,就如同中世纪的教会把握着圣经的唯一解释权。但就像马丁路德的「新教」一样,「融时代」催动着影视制作的专业性走向平民。

  人们制作日常的小视频让昂贵沉重的数码摄像设备和视频拍摄剪辑技术变成了鸡肋,一部智能手机足以「走遍天下」。这不仅成功降低了大众创作艺术、欣赏艺术、分享艺术的门槛,也让影像制作从「精英化」走向了「平民化」。

  「抖音」、「快手」这样的平台把大量社会化视频放在一起,让网络视频形成了在传媒艺术中的新兴「骨干力量」。而哔哩哔哩以弹幕交互为特色,开互动视频之先河,让《我在故宫修文物》等本不符合互联网气质的节目成为了「网红」,自此爱奇艺、腾讯视频等网络视频平台不甘落后,纷纷入局互动视频探索,使互动视频成为视频融合发展一个最具潜力的领域。

  从平台角度看,网络视频平台(含短视频平台)、直播平台发展方兴未艾,已经成为极具影响力和传播力的新兴视频平台。

  从个人到组织机构,乃至媒体机构纷纷入驻以短视频平台为代表的新兴视频平台,以此拓展自身的传播范围和社会影响。

  在平台的聚合下,网络视频形成了类别化的传播形态,涉及资讯、文娱、生活等领域,展现出包罗万象的全新视频景观。

  其实,传统传媒艺术和新兴传媒艺术本身就不是简单的「谁消灭谁、谁替代谁」,两者只要发挥自身优势,规避问题,「融时代」就会让二者都过上好日子。

  即使新兴传媒艺术发展势态良好,传统传媒艺术也不可能完全被取代。而「响鼓不用重锤敲」,对待年轻的传媒艺术,也不必过分苛责,毕竟它还年轻,今后的路还很长。

  同时,传统传媒艺术与新兴传媒艺术均没有原地「躺平」,传统传媒艺术内容样态和传播方式仍别具一格,呈现了自己的特色,而新兴传媒艺术虽然「底子薄」,但是这些问题是新生力量必然经历的阶段性问题,在成长中会不断进行修正。

  总之,「融」这个传媒物种大爆发的时代,既是拯救传统传媒艺术的「老君丹」,也是新兴传媒艺术创新发展的「大补汤」。在此良机二者相辅相成、彼此促进的势头正猛。传媒艺术发展前途不可限量。

  面对融合背景下传媒艺术的发展变化,我们仍需要辩证看待二者关系,切莫「空谈误国」,让观念之争阻碍传媒艺术的融合创新发展。

  但作为建设者,不畏惧人言更不能逃避问题。传统传媒艺术和新兴传媒艺术只有在融合中扬长避短,才能实现创新发展,生成全新的传媒艺术景观,使传媒艺术族群释放更大的艺术活力。

  陈寅,2018级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播学院博士生,现任上海大学上海电影学院教师。626969澳门资料大全开直播